|
|
|
|
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文化 > 黎錦被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“急需保護名錄”

黎錦被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“急需保護名錄”

關鍵詞:白沙,黎錦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白沙縣
  • 電 話:
  • 網 址:http://baisha.ccoo.cn
  • 感謝 hnbs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21585

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  搶救“非遺”黎錦

  海島棉是黎錦的主要原材料。

  根據申報時與聯合國的締約:海南不論是否實現承諾,黎錦都會從聯合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“急需保護名錄”中“摘牌”。但是,如果按期完成所承諾的保護工作,黎族織錦紡、染、織、繡技藝將進入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“代表性保護名錄”。不能實現承諾,黎錦則將永遠從“世界級非遺”的名單中消失。

  2009年10月,海南黎族織錦紡、染、織、繡技藝被列為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“急需保護名錄”。

  海南代表國家向聯合國申請非遺項目時,曾承諾在2013年底前完成5項保護工作。這5項承諾能否實現,關系到黎錦的“世界級非遺”命運。

  如今,離完成這5項保護工作的承諾時間已經不足兩年。有關專家呼吁:必須充分認識黎錦保護工作的緊迫性,加快相關工作進度,確保黎錦的“世界非遺”地位。

  五項承諾

  先將回憶稍稍回放到3年前。

  2009年,海南省以掌握黎族傳統紡染織繡技藝的黎族婦女已不足1000人(多為七旬老人),其中掌握絣染技藝者不足200人,掌握雙面繡的僅有5人為由,代表國家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申請,將黎錦列入“急需保護名錄”。當年10月初,申請成功獲批,黎錦成為我國第一批、海南第一個(目前也是唯一的一個)躋身世界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單的項目。

  在申報書里,海南省也就黎錦紡、染、織、繡四大技藝的保護事宜,列出了工作時間表,并向聯合國承諾要在2013年結束前,舉辦5項主要活動———一是培養傳承人和建立傳承村;二是建立紡、染原料生產基地;三是建立遺產保護法規和規章;四是建設黎族傳統紡、染、織、繡技藝檔案和數據庫;五是建立黎錦技藝保護的官方網站和研究機構,出版學術著作,召開由聯合國專家參加的國際學術會議。

  這5項承諾從上述文字看起來好像不難實現,可是細化之下的工作,卻是一個繁雜的系統工程。以第一項為例,按規劃,海南方面要在五指山、保亭、樂東、東方和白沙這5個市縣建成第一批5個技藝傳承村,建立5個傳習所或傳習館,每個場地面積不少于300平方米。

  這5個村分別是:白沙南開鄉南開村(雙面繡傳承村)、東方東河鎮西方村(絣染傳承村)、五指山沖山鎮番茅村(服飾傳承村)、樂東志仲鎮紅內村(麻紡傳承村)和保亭保城鎮番道村(棉紡傳承村)。

  “現在的進展情況是,除了五指山開始操作之外,其余4個市縣還只是列入了規劃,尚未付諸行動!笔》俏镔|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副研究員陳佩坦言。

  另外的4項工作,進度也不盡人意。譬如,計劃要出版的學術專著《中國黎錦技藝大全》,也只是剛與南京大學達成了合作協議。

  海南東方市東河鎮西方村絣染的龍被。王建成攝

  喜憂參半

  黎錦能列入世界級的非遺名錄,不得不提到一位黎族老人———王學萍,正是由于他和一批人一直的努力推動,歷時9年之后,黎錦逐漸由省級(2005年)、國家級(2006年)的非遺項目,最后晉升為世界級,真的是來之不易。作為省民族學會的會長,最近,王學萍又到五指山、保亭、樂東、東方和白沙5個市縣跑了一圈,考察黎錦的保護工作進展情況!翱偟母杏X是:憂多于喜!”他對記者說。

  讓他擔憂的問題是什么呢?缺少經費還是人手不足,或是另有苦衷?

  王學萍告訴記者,黎族織錦紡、染、織、繡技藝的保護經費,國家撥付和省里配套的資金都已到位,一些經費甚至已經撥到了市縣,并不缺錢,F在缺少的是牽頭做事的人,尤其是由于缺少用地,而導致缺少原材料。

  原來,根據五項承諾中的第二項———“建立紡、染原料生產基地”,要在相關市縣建立一批棉花、麻和藍靛等植物的生產基地,為黎錦的紡、染技藝提供基本的原材料,需要種植棉花300畝、麻200畝、藍靛植物200畝和其他染色植物2000株。

  “但目前在各個市縣的征地工作很不順利,需要省里和市縣兩級政府部門的配合、協調和支持,否則這項搶救性的保護工作,很難實施下去!蓖鯇W萍不無憂慮地說,“按這樣的情勢走下去,到2013年年底恐怕難以實現對聯合國的承諾,紡、染、織、繡四大工藝恐怕會消失得更快!

  不過,王學萍也看到一些村、鎮對黎錦的保護采取主動的措施,且有比較突出的創新性成就。

  比如,白沙南開鄉就以每月1000元的費用,聘請一位老人在南開村傳授雙面繡技藝;東方東河鎮政府則出錢聘請7位老人(每人每月1200元),為西方村的年輕婦女培訓絣染技藝。

  不久前,西方村的織女們用絣染的技藝,織出了一幅龍被,圖案豐富多樣,織物上6條形態生動的白龍最是顯眼。(見圖,王建成攝)黎族文化研究專家、省民族學會秘書長王建成稱,絣染的難度本來就很大,再織成龍被的效果,更是難上加難,這是很好的創意,此前還未曾見過。

  現在,掌握絣染技藝的人數已經突破了1000人,懂得雙面繡的人數也達到了70多人;而織的技藝,黎族地區中年以上的婦女多數都會;紡的技術并不難,只要有工具和原材料(棉花)就行。

  “在建立檔案和數據庫方面,我們正在收集每個黎族村寨黎錦上的圖案,通過拍攝圖片和視頻資料的方式,盡可能留住黎族服飾穿戴信息!蓖踅ǔ烧f,“有理由相信,二三十年后,黎錦的服裝功能可能會喪失,因此,當務之急是盡可能更多地保存黎錦的文化信息!碑吘,黎錦上的圖案是黎族婦女們在生產和生活過程中,真正原創的、有生命的藝術作品,也是黎錦的核心價值所在。

  對黎錦歷史文化研究抱有嚴謹態度的專家學者,如海南大學教授周偉民、唐玲玲伉儷等人普遍認為:織錦的原材料問題是個關鍵,因為黎族傳統織錦的線材,是黎族婦女自己紡、染得來的,是原生態的,所織的圖紋也是由母親傳給女兒,代代傳承下來的,每個家族都不一樣,非常的生動,也非常的有個性;現在絕大多數的線材都是購買現成的、工業化生產出來的棉線,特別是面向市場的商業行為,更是將黎錦圖案擅自變形,這樣的“黎錦”已經不是嚴格意義上的黎族傳統織錦,而只是仿造黎錦的商品,只是普通的旅游紀念品或禮品。

  摘牌之虞

  事在人為。

  不管海南黎族織錦四大技藝的保護進展如何,是否實現對聯合國的五項承諾,黎錦都會從聯合國的“急需保護名錄”中被摘牌。當然,有危機,也有轉機。

  海南省非遺保護中心負責人指出,當下的保護工作很緊迫,所剩時間已經不足兩年,如果地征不到,書出不了,等等,就會失信于聯合國,黎錦就不再是世界級的非遺項目;如果全部完成締約里的任務,黎錦就不再是“急需保護名錄”中的項目,不再是“瀕!钡奈幕贩N,而是可以“轉身”進入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“代表性保護名錄”。

  鑒于黎錦傳統織造技藝保護工作的緊迫性,王學萍希望海南的政府部門要做到五個堅持。

  一是堅持實現向聯合國承諾的保護內容,因為這是我省代表“締約國”———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做的承諾;

  二是堅持國家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“十六字方針”———“保護為主、搶救第一、合理利用、傳承發展”;

  三是堅持保護非遺是各級政府的責任;

  四是堅持保護的是黎族傳統織錦四大工藝的主題,不反對現代化的革新,但要堅持織錦的四個特征:踞坐、腰織、天然原料和手工操作,它們好比是漢族文化中的“文房四寶”;

  五是堅持讓黎族同胞認同自己文化的重要性。(記者 陳 耿 特約記者 黃青文 尹秋艷)


  ▲黎族婦女榮亞美在用一種喬木的槅煮水后為織錦染色。 海南日報記者 張杰 攝

  保護黎錦,海南在行動

  2009年10月,海南省黎族織錦紡、染、織、繡技藝被列為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“急需保護名錄”,兩年多來,海南在黎錦的搶救和保護方面做了大量工作,特別是非政府層面的民間個人和研究機構,已出不少成果,也有一些創新。譬如,在傳統技藝“雙面繡”的基礎上,用“織”的技藝,首創“雙面織”,使黎錦雙面圖案的效果又多了一種織造技術,而且能做到正反兩面圖案完全不一;2011年,省民族研究所則先后出版了兩部專著———《黎族織錦研究》和《黎族服飾圖釋》。

  海南一直在行動

  春天來了,海南島中部山區還沒有完全暖和起來,但綠樹田野之上,已是草長鶯飛。正月十五一過,五指山市沖山鎮福建村的黎族織女們便開始忙碌,她們聚集到村里籃球場邊的工坊里,鋪上草席,踞地而坐,擺好織機,穿針引線,為三亞、?、廣州和北京等地的企業或景區年前下的訂單織造黎錦禮品。

  2009年下半年,福建村的織女們在織錦能手、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劉香蘭和黃慧瓊的帶領下,成立了兩家經濟實體織造黎錦禮品。然而,她們并非純粹為了盈利,而是主動擔當起傳承技藝的責任,培養村里年輕一代的興趣,傳授傳統織錦的工藝。

  劉香蘭的工坊有30人,還設有“五指山市黎族傳統織錦紡染織繡技藝傳習所(陳列館)”;黃慧瓊旗下的人數只有12人,但“五指山黎族織錦文化發展中心”就落戶在那里,她的生產基地還是省民族技工學!袄枳蹇楀\技藝班”的教學點。

  像五指山福建村這樣自發的民間保護和傳承行動,保亭、樂東、東方和白沙等市縣也一直在默默進行著。

  政府層面黎錦技藝保護由省文體廳負責,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具體指導實施,目前已經建立專門研究機構,通過普查和專題調查,用文字、錄音、照相、攝像等多種手段,全面記錄該技藝及其傳承人的相關信息,并搶救和收集一批承載黎族傳統紡染織繡技藝信息的實物,分門別類,建檔管理,建成黎族傳統紡染織繡技藝檔案和多媒體數據庫,組織召開學術會議,達到對該技藝進行研究、保護、傳播、教育和普及的目的。

  去年11月,國家社會科學基金課題《海南黎錦文化遺產保護與傳承研究》啟動,計劃用3年時間,系統研究黎錦技藝的歷史和傳承,最后出版90萬字的《中國黎錦》一書。參與課題研究的省內外專家有20多位,他們將對黎錦的發展歷史、紡織技藝、圖案、服飾、龍被等進行系統研究,涉及民族學、紡織學、歷史學、社會學和考古學等多學科。12月1日,課題組正式開始田野調查。

  “雙面織”絕活的精彩演繹

  居住在白沙潤方言地區的黎族婦女,傳承著一門其他方言人群所沒有的刺繡的技藝———“雙面繡”。刺繡分為“單面繡”和“雙面繡”;“雙面繡”是用色線在面料的正反兩面,繡出相同花紋圖案的技藝。黎族潤方言女子上衣的“雙面繡”最為著名,體現了該技藝的精湛性和民族性。而最近幾年在“雙面繡”基礎上創新的“雙面織”,更叫人嘆為觀止。

  據傳“雙面繡”的工藝源遠流長,是黎族同胞相傳久遠的古老技藝,最近海南在這門技藝的基礎上又有新的創新和突破。

  2008年3月,保亭南茂農場加茂村黎族婦女胡春芳,首次織造出了兩面具有一樣圖紋的黎錦,而傳統的織錦通過提花,只能做到單面有圖案,雙面圖紋的效果,只見于“雙面繡”。

  就此種意義而言,胡春芳是“雙面織”的首創者。而后來者又有更絕妙的技藝。

  2010年上半年,保亭新達達黎族織錦編排技術研究室負責人劉超強,指導研究室的黎族姑娘張燕和張靜姐妹,用一臺特制的織機,耗時一個多月,織出了一幅163厘米×61厘米(圖案篇幅為84厘米×57厘米)、正反兩面圖紋不一的黎錦,一面的圖案是“大力神”(一說是“祖宗”),另一面為“伏地龍”。

  由于這臺特別的織機要申請國家專利,春節前記者聞訊趕到保亭采訪,但研究室人員不愿展示,只是介紹了織機可供兩人同時各自織作,最后織出兩面不同的圖案。劉超強、張燕等人的“雙面織”誕生后,海南省民族學會會長王學萍贊其為“世界首創”。

  “雙面繡的價值在于其技藝的古老,并不在于其難度!鄙朴趯桢\織法進行分析和解碼的劉超強說。早在2006年初,保亭一批黎錦工藝愛好者在縣委、縣政府的支持下,成立了新達達研究室。盡管6年來工作場所三易其地,但成果還是連連催生。

  2006年4月,劉超強承擔了縣里“黎族織錦編排織造工藝”課題,半年后在計算機上成功研發出黎族織錦編排模板,實現了織錦圖案的“所編即所織”的效果。憑借其編排的“意匠圖”,織造者可以簡單明了地走線和提花。

與蘇州聯手 恢復龍被織造技藝

  2007年6月,由海南省畫家、黎錦收藏愛好者蔡於良提供圖案,保亭新達達黎族織錦編排技術研究室織出了長23米、寬58厘米的“黎族風情長卷”,色彩艷麗多樣,圖案惟妙惟肖,由31幅反映黎族歷史文化和現代生活的畫面構成,包括“黎族風情”、“黎家風俗”、“黎家吉祥物”、“七仙吉祥”和“祖先崇拜”等5個系列;這一年的11月,新達達研發、改良的黎錦手工提花織機,作為一項實用新型技術,被國家知識產權局授予專利,這是海南首例黎錦織造改良技術獲得的國家專利。

  作為新達達研究室的“靈魂人物”,劉超強產生了恢復已失傳多年的龍被織造技藝的念頭!褒埍槐旧砟哿死桢\紡、染、織、繡四大工藝,是黎錦藝術的集大成者,不搶救、不恢復、不傳承,對不起黎族同胞,對不起后人!鄙頌榭图胰说膭⒊瑥娛抢枳迦说呐,對于黎錦的命運,在情感上一直有負擔。

  龍被上所繡的材料是絲質材料,但黎族卻無制絲的歷史記載,而絲綢織造工藝則以內地,尤其是江浙一帶為盛。劉超強覺得,龍被上“繡”的材料和工藝可能來自江浙。他聽說蘇州宋錦研究所的錢小萍女士(蘇州絲綢博物館原館長),從線材和染料著手從事紡織品的恢復工作多年,便慕名于2009年底前去拜訪。他提出與該研究所合作,一起恢復龍被織造技藝的請求,得到了對方的認可。不久,新達達將張燕送到蘇州學習蘇繡技藝,直到2010年4月才返瓊。

  今年,張燕還將再度上蘇州,與當地世界民族工藝美術大師、高級工藝美術師盧招娣一道制作龍被!鞍幢Mづc蘇州的合作協議,今年內將共同織出一套(三幅)龍被,這將意味著龍被的織造技藝能夠成功恢復!睆堁嘧孕诺貙τ浾哒f。

  專著連連出版

  在積極保護和恢復黎錦傳統技藝的同時,黎錦的歷史文化研究也取得了一些成果。

  設在五指山市的海南省民族研究所,除了承擔海南省各少數民族的歷史文化研究等業務,還有專人負責黎族織錦的征集、研究和生產工作。該所副所長林開耀,1990年畢業于中央民族大學美術學院工藝美術專業,是一位黎族人的兒子,今年上半年就出版了一部將近17萬字、圖文并茂的專著———《黎族織錦研究》。

  《黎族織錦研究》介紹了黎族古老的紡織技術、礦物和植物染料、織物的組織結構、黎錦發展狀況和工藝特點、織錦圖案、龍被、服飾以及黎族織錦的藝術等,比較全面和深入淺出地梳理了黎族織錦的演變脈絡和藝術魅力。

  “這部書我已經構思多年,也實地訪問了很多黎族村寨,收集到不少服飾、龍被和生活用具等民間文物!绷珠_耀一邊說,一邊還向記者展示了30年前征集到的一套明代龍被,以及一套用藤編制的黎族男子服裝。

  就在林開耀的專著出版不久,海南省民族研究所編著的《黎族服飾圖釋》也正式面世,形象地展現了黎族杞、哈、潤、賽、美孚5個方言支系的服飾。據該書圖片的主要拍攝者和文字撰寫者、副所長黃友賢和容煒俊介紹,海南省民族研究所對黎族服飾的保護極其重視,專門制訂了五年規劃(2010年至2014年),其中今年至少投入75萬元,對原材料進行保護性種植,恢復植棉、捻線和紡棉等工序,并計劃編寫《黎族吉貝棉》、《黎族服飾織錦技藝》和《黎族染料植物》等書籍,2014年還將編輯出版《黎族服飾大觀》一書。(記者 陳 耿 特約記者 黃青文 尹秋艷)

來源:海南日報
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白沙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
電話:13278911190 傳真:"" 郵箱:52313424#qq.com
地址:白沙網 郵編:100000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白沙網 運營中心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""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ag真人扎金花